yay进阶
yay是一个AUR Helper,他可以执行pacman的几乎所有操作,并在此基础上添加了很多额外用法。 我没有在网络上查找到关于yay的、除了pacman基础用法和安装AUR包以外的中文教程,英文的也几乎没有看到,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所在。 本文通篇详讲yay的每一个设置/选项(大概就是archwiki那种干涩的行文思路),最后会给出我自己的一些常用命令,但不会做解释。 写作时参考了yay的英文使用手册,如果你的arch安装了yay,那么即可通过man yay命令随时查阅它。 Tips1: 本文中出现的foo一般是指包名,标注*的表示该选项默认启用。 Tips2: 使用电脑端的访客可 ...
阅读更多
记录一次原创文章被抄袭
今天在网站自搜的时候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叫「程序员宝宝」的站点转载了我去年在知乎专栏上发的一篇文章《Ubuntu下对deepin-wine的使用详解》。 转载的质量并不高,超链接都没有转载上去,只有干巴巴的图片和文字。翻到结尾处,我一口老血喷出。 我就纳闷了,我作为原创博主,自己都没有给这篇文章挂上CC的版权协议,怎么就有人自称是原创给我挂上了CC协议,要知道我知乎还明确勾选了「转载需要申请」呢。 抱着吃瓜的心态在谷歌上搜索,我发现了五篇抄袭我的文章。CSDN三篇,还有「程序员宝宝」和「程序员宅基地」使用相同UI的、被我怀疑是机器人搬运的站点。 CSDN那边,我在页面页脚处找到了「在线客服 ...
阅读更多
使用AUR(Helper)安装软件时究竟发生了什么?对于常见的构建错误如何解决?
虽然对于没有能力手动修改/编写PKGBUILD的Arch用户其实是不应该使用AUR中的包的,这些软件的PKGBUILD可以由个人随意发布,并不能保证安全性,但是作为Archlinux的特色,但随着AUR Helper的趋于便利,还是吸引了不少小白使用AUR。本文将主要讲一讲 AUR Helper 帮助我们安装软件时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,并提供一些使用AUR Helper构建时常见错误的解决方案。 PartⅠ基本原理makepkg是如何工作的?以钉钉举例,我们可以从AUR上使用 git clone https://aur.archlinux.org/dingtalk-bin.git 获取到由这 ...
阅读更多
使用fakehome方案暂时解决跑在KDE暗色主题下的程序使用亮色字体的问题
9月6日更新:AUR的wemeet-bin维护者sukanka已经将咱的运行指令直接打进了包内,故本文已经基本失去原本的应用意义,但仍可以作为一个案例来解决类似问题。 在使用腾讯最近推出的Linux原生腾讯会议的时候,咱遇到了个十分影响体验的问题。 我在使用KDE的暗色主题,腾讯回忆自作主张将字体颜色调成了白色。然而,字体背景是白色的没,因此导致对比度下降,字体难以辨认。效果大概是这个鬼样子: 然而我一时半会儿却找不到合适的变量在运行腾讯会议之前unset,无法指定它使用一个正确的字体颜色。 此时,我想到了fakehome的解决方案——bwrap。 关于bwrap,依云在ta的博客里讲 ...
阅读更多
来,从AUR给Fedora偷个包
前一阵子,某Q群里的某初中生居然跳上了Fedora这辆灵车,还一直缠着我要我给他整个打rpm包的教程,说什么要复兴FedoraCN之类的我听不懂的话。碰巧听说Fedora似乎还没有wechat-uos,于是我就寻思着给Fedora打一个,顺便熟悉一下dnf的操作。 事实上,Fedora和Archlinux的目录结构很相似,理论上来讲Archlinux的大部分包都可以直接解压后塞到Fedora里直接用,对于咱这种日常偷Deb包的Arch用户来说基本没什么难度,唯一的难点在于处理依赖关系。 Tips1: 使用电脑端的访客可以在页面左下角打开侧栏以获取目录。 下载链接如果你是为了wechat-u ...
阅读更多
下载一份openharmony的源码
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有人告诉我鸿蒙已经开源了,不信可以自己去看源码balabala,其实鸿蒙的手机端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开源,或者说没有完整完整开源。本文我将介绍如何拉取一份openharmony开源的源码。 首先需要准备以下东西 一台装有类unix环境的电脑(wsl大概也行) 6G磁盘剩余空间 互联网(如果使用手机流量的话大概是1.5G) 安装git没什么好说的,不再赘述。 设置git用户名和邮箱 12git config --global user.email "you@example.com"git config --global user.name &quo ...
阅读更多
在Windows与Linux双系统下共享蓝牙鼠标
我自己使用的鼠标是一只小米的无线蓝牙双模鼠标。但是由于我的USB借口不是很充裕,我平时还是蓝牙鼠标用的比较多。 但是,每当我在Windows和Archlinux上切换时,我不得不重新配对我的蓝牙鼠标。原因我在翻译Archwiki上关于蓝牙鼠标相关叙述时已经解释得非常清楚了,我摘在下面: “首先,计算机保存蓝牙设备的 MAC 地址和配对密钥;然后,蓝牙设备保存计算机的 MAC 地址和配对密钥。这两步通常不会有问题,不过设备蓝牙端口的 MAC 地址在 Linux 和 Windows 上都是相同的 (这在硬件层面上就设定好了)。然而,当在 Windows 或 Linux 中重新配对设备时,它会生 ...
阅读更多
选择最新的Archlinux镜像源
找到最新的Archlinux镜像源我是testing+kde-unstable用户,平均每天更新4次,对于我而言,选择最新的Archlinux镜像是非常重要的。 Archlinux的主源并不开放给个人用户使用,仅开放给一级镜像站进行同步,因此我们需要手动寻找国内较新的镜像站。(理论上来说一级镜像站应该比二级镜像站更新,但是有些一级镜像站的同步频率并不高,同步延迟可能会比某些二级镜像站还要高) 一个archlinux的镜像目录大概是长下面这个样子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archlinux/├── community├── community-stagin ...
阅读更多
请给清华镜像站减压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总觉得tuna的镜像站提供的下载速度越来越慢,直到我前几天翻开tuna镜像站的「服务器状态」,我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到了。 我在这里大致观察了一下这张图:服务器流量主要是由四个部分组成,「http-ipv4」、「https-ipv4」、「http-ipv6」和「https-ipv6」。光是从过去24小时的平均出站流量来计算的话,大约就是2.4Gb/s,如果观察图中的流量高峰期的话,大概是4Gb/s的一个速率。这个流量大小是什么概念呢?根据我个人浅薄的建站经验来讲,这个流量可以让大部分供应商把你的网站判断为正在遭受攻击,你将被强制进入黑洞模式。然而对于tuna的镜像站而 ...
阅读更多
我为什么选择Archlinux?
对于我而言,我用Archlinux主要的原因就是实用主义。我可以很负责的说,Arch真的是在我所有用过的发行版当中最符合实用主义的一个了。 很多大佬一提到Archlinux就扯些什么kiss原则,在我看来则不然。 整洁规范的系统规范代码为的不是为了什么Art of Code,而是可读性的提升;遵循kiss原则亦是如此。 配置文件的路径写好了,符合规范,我们就能一下子找到,我们是为了实用主义而遵守kiss原则。 同样的,我同样可以为了实用主义而破坏kiss原则。比如在我的archiso-zhullyb中,我添加了一个pacman的hook将我的定制内核重命名为linux以确保其能够正确被vent ...
阅读更多